#Henry#




1992年升國中的暑假, 正好遇上了巴塞隆納奧運(糟糕透露年齡XD), 在那個沒有第四台, 只有老三台的年代, 藉著國家隊每一場的出賽直播, 仍然搭上了這股瘋棒球的熱潮. 還記得預賽經過一番纏鬥9:10輸美國的扼腕, 郭李建夫2:0完封日本時舉國歡騰, 對西班牙20:0 把人家ㄎㄡ/豆, 張文宗還創下奧運賽始上第一次完全打擊. 四強戰又遇到宿敵日本, 推出郭李先發, 加上黃忠義的首打席全壘打就宣告我們會進金牌戰, 比賽結束時我記得街坊鄰居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鞭炮聲, 雖然在金牌戰下勾無法壓制古巴, 被毫不留情地痛宰, 但依然是我們在奧運中的最佳成績.

因為剛搬到台中, 正好台中有棒球場, 有一天看到報紙說有比賽, 晚餐後央求媽媽就載我去球場. 抵達球場時比賽開始不曉得多久了, 人山人海的球場外, 突然有陌生人在我手中塞了一張門票, 跟我說幾罷摳丟後. (低頭看了一下是內野半票, 什麼是內野? 我還能買半票?) 經由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我到了內野入口, 但他告訴我下一次要買全票了XD. 聽到樓上一陣又一陣的驚呼跟加油聲, 我加快腳步跑上去, 一出樓梯口, 映入眼廉的, 空曠的球場, 視野極佳的位置 (原來內野真的很近), 還有, 我竟然在味全這一邊. 看著記分板上, 兄弟領先著味全, 而且兄弟那邊好熱鬧唷, 又有樂隊, 又有波浪舞, 又有各式各樣有趣的加油方式. (啦啦隊跟大鼓全部都可以在內野), 我也想辦法擠去兄弟那邊, 還沒擠到三壘區觀眾席就已寸步難行, 想辦法鑽啊擠呀, 但在那兒, 連站都沒地方站, 不要說找位子坐了, 無奈只好回到味全這邊. 我記得那天克魯茲打了兩支全壘打, 9局下2出局壘上沒人, 兄弟7:3領先4分, 轉眼間勝利就要到手, 味全這邊有許多觀眾已經離席了, 突然不曉得怎樣回事? 接連的安打, 保送, 連洪一中抓盜壘都傳到中外野去, 才驚覺怎樣7:7了, 下一棒羅世幸打出那飛球, 時間好像靜止, 只見那球飛啊飛的, 落在左外野觀眾席!! 天啊!! 是支再見全壘打!! 味全這邊全部瘋了, 加油棒水瓶齊飛進場內, 兄弟那兒全部靜悄悄, 不可思議!! (過了數年我回想起, 不曉得那場有沒有被黑道控制?) 下定決心, 從那時起, 我就是兄弟的人了!! (握拳)

以前最喜歡的球員是洪一中, 雖然沒有曾智偵那麼強的打擊率, (約2成5), 但他守備的穩定度, 穿針引線的功力, 引導投手的能力, 在比賽中默默地貢獻, 實在讓我欽佩不已. 我記得中職第1000 & 1001支全壘打都是他打的唷(苦主威爾), 要他打單場雙響炮可真是不簡單呢! 而且他還曾拿過月MVP, 火力大爆發, 最開心的是我將其得獎照片從報紙剪下護貝後, 總算讓我等他請他簽名的那天!! T___T


國中生是很窮的, 一天100塊生活費要包括早午餐及其他自己雜支出, 要加入大象會, 要買兄弟雜誌, 想看球就要想辦法排每場1000張的免費學生票, 要想辦法買球員卡, 要想辦法弄簽名球. 每天晚上不用唸書, 抱著收音機聽職棒轉播, 職棒三年的金冠軍, 職棒四年後更熱鬧, 陳義信, 巴比諾, 克力士連續八場先發投手完投, 路易士, 葛雷諾, 李居明, 林易增, 帝波, 王光輝, 吳復連, 洪一中, 陳彥成, 屠龍手陳憲章, 陳義信79球完封時報鷹, 之後一次又一次的奪冠,國三晚自習時冒著生命危險偷渡隨身聽進教室邊晚自習邊偷聽職棒轉播(還傳紙條update戰況), 高中時隨著樂隊到球場幫主場的興農加油(吹著大力水手時心裡在淌血, 兄弟擊出安打時曾不小心振奮地吶喊出來, 吼~都快人格分裂了), 太多太多講不完的故事, 直到那個球員被黑道綁架的夜晚, 我突然驚醒, 之前有多少扣人心弦的比賽, 是真的? 球星相繼出走, 那魯灣成立, 在那漢賊不兩立的時代, 我一場那魯灣都沒去看過!! 當李居明也離開兄之後, 我選擇再也不看棒球.


one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