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媽媽怕我們到墓仔埔會遇到不乾淨的東西

所以我和姐姐從沒掃過墓

跟小亨利在一起的這幾年

每年清明節 他都會跟我說要回桃園掃墓

掃墓祭祖 聽起來是件極為慎重的事

剛作陳家的媳婦滿一個月

昨天 就有機會參與了這陳家一年一度的大事

--


昭仁阿公的墓在半山腰

整座山真的就像夜總會一樣

晚上應該會很熱鬧喔

不過 這樣也表示

我們必須踩著別人的"家"往上爬

才能到達昭仁阿公長眠的地方

當昭仁爸爸帶頭往上走

第一腳踩在某一陌生的別人家時

我心一驚

" ㄜ 可以這樣走唷 "

不過不跟著走也沒辦法跟上

只好也硬著頭皮走

後來 我問小亨利

「這樣踩別人家可以唷??」

「沒有ㄚ 我有在心裡跟他說借過一下」

「什麼!! 我沒說耶!!」

「沒關係 我有幫你跟他說了」

「.....」 (這是安慰我的吧)

掃完墓下山

我們大家都累壞了

我們不只拔了好多草

昭仁爸爸還補水泥

小亨利他們還種了幾顆樹

把阿公的家佈置的乾乾淨淨的

原來這就是掃墓

--

雖然很累

不過這是結婚後第一次

我真正有了成為陳家一份子的感覺 ^^ (雖然我也姓陳)

全站熱搜

one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